【基進觀點】原獨


上週三(本月28)獨盟台北分部與基進側翼聯合主辦的「今夜趣政治系列講座」,邀請Namoh Nofu(Pangcah, Pangcah阿美族守護聯盟發起人)、Kavas Isbukun Palalavi(Bunun,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利稻教會牧師),與謝博剛(台大人類所博士生,Pangcah阿美族守護聯盟),三位長期關注原住民權益與原權政策的原運界人士以〈原住民為何追求自治自決?〉為題進行探討。

這場討論會提出「原住民族獨立」的主張,激起場內外許多的討論。「台獨」與「原獨」可以有甚麼樣的關係?是相互包含?或條件式成立?又或在這場對話中可以激發更多法源上、歷史脈絡上,有關台灣群島主權獨立的想像空間?原住民與稍後移入本島的各族,在今天共同面對的,其實是同一個目標,也就是建立一個以台灣群島認同為主體的、兼容多族群且基於各族群利益明訂契約的獨立國家。「原獨」的主張為台灣群島的主權獨立,提供更多社會契約(也就是新台灣憲章)的具體內涵。

原住民族獨立的合理性無庸置疑。綜觀台灣島的歷史脈絡,無論前歷史時期、或16世紀東海岸Pangcah諸族與幕府的外交關係、北海岸西海岸原住民族與元明西葡等國的外貿活動、乃至十七世紀初的荷蘭紀錄裡,仍可看見以「Vorstendom」這個單字紀錄台灣原住民酋國的存在。Vorstendom,是荷蘭稱呼東印度群島公國的字眼,其統治者則稱Vorst,意即王子或親王,是西伐利亞體系形成後的主權外交用語。清帝國進入西海岸設行政官署後,部分歐美國家與日本,都曾與東部及南部不同的原住民邦國,訂定過不同的條約,依照國際法慣例來看,這些尚未納入清帝國行政版圖的原住民邦國自行與外國議定的外交條款,對僅局部統治台灣的清帝國而言,更具局部排除的實效。換言之,原住民族的主權存在,符合國際法慣例中「雙方締約只與國家或與獨立政體簽訂」的排除原則。更重要的是, 這些條約都未使各原住民族讓渡出主權,且清帝國將台灣割讓給日本時也並未取消原住民族主權。

Namoh Nofu等捍衛原權倡導者主張:「清帝國並未擁有原住民族主權,如何能將之割讓?即便日本後來違背國際法以武力統治各族,取得原住民族主權,但日本於舊金山合約放棄台灣主權後,也僅讓台灣地位處於未定狀態,原住民族仍保有各自主權殆無疑義。」在這些歷史條件下,台灣的原住民族相較於台灣的非原住民族,面對的是主權地位的雙重未定,基於主權未滅,主張原住民族獨立不管是原住民族或非原住民族,都是如出一轍的。如果我們追求台灣獨立,那麼我們自然必須去理解、認同原住民族獨立的主張。因為在同樣的基礎上,我們無法否定原住民族追求獨立。聯合國《公民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的第一部分第一條第一款中規定,「所有人民都有自決權。他們憑這種權利自由決定他們的政治地位,並自由謀求他們的經濟、社會和文化的發展」。現行國際法體系普遍認同住民自決原則,這也是台獨主張中重要的理論之一。住民自決原則更早就揭櫫於《美國獨立宣言》。宣言裡說:「在有關人類事務的發展過程中,當一個民族必須解除其和另一個民族之間的政治聯繫並在世界各國之間依照自然法則和上帝的意旨,接受獨立和平等的地位時,出於對人類輿論的尊重,必須把他們不得不獨立的原因予以宣布。」

於是我們必須肯認,台獨與原獨都身而為人,都擁有自然法所保障的自決權力。有人或許擔憂質疑,如果原住民族獨立,那非原住民台灣人會被趕出台灣嗎?猶記得當年趙少康說民進黨執政外省人會被逼跳台灣海峽,結果並未發生。這裡也道出一個現實:當非原住民與原住民族都存在台灣同一個地理空間時,國家獨立的思考並不能排除非我族類,而必須透過各種解決問題的方法去實現共享空間的目的。

在這裡我們要提出另一個觀點:「脫華入原」。反對台灣人追求獨立建國的理由之一,即是台灣與中華民族的各種歷史文化糾葛,但這並非顛撲不破。《美國獨立宣言》中「當一個民族必須解除其和另一個民族之間的政治聯繫」以及後來的住民自決觀念給我們一個啟發:所謂歷史文化糾葛並不是不能切割的。一旦我們決定與中國不同,一旦我們決定認同台灣,我們就擁有與中國不同國的權利。首先我們要脫華,在認同上與政治上堅決否定所謂中華民族的身分,接著我們要入原,從非原住民的認同轉為自視為「台灣的原住民之一」。入原的「原」,既代表原住民,也代表原生台灣,代表原生自然法的主權概念,代表原始與中華民族無關的狀態。在「脫華入原」的概念下,在台灣的所有住民當然取得不被趕出台灣的權利,當然取得與台灣內部所有人共同議定新國家的權利。在「脫華入原」的概念下,我們不需理會那些以血統、文字、語言、文化等強加的理由,獨立建國的要求於是變得更加自然、純粹。

「原獨」並非是挑戰或對抗「台獨」的主張,事實上我們認為依「脫華入原」概念,原獨本身就蘊含了台獨。即便某些人試圖將「原獨」與「台獨」相互對立,把「台獨」定位為非原住民的台灣獨立,那麼「原獨」也正可與「台獨」互相援引、互相支援,將會擴大台灣獨立建國的國家想像,有助於建立一個新國家的設計規劃。

如果我們真的想把台灣建立成一個屬於台灣人自己的國家,那麼我們應該秉持更多元的想像與更進步的眼光,去思考國家的可能性,「原獨」所帶來的思想啟發是值得我們肯定與思考的。

攝影:馮大衛

活動訊息

基進政策與論述類別

搜尋類別




作者其他文章

【基進觀點】台灣主權哪能及於「大陸地區」?

日前陸委會撕開假面具大喊「一國兩區」,事實上,馬英九早在2008就職演說時,就自行宣稱中華民國憲法是「一...

【基進觀點】騰籠換鳥--台灣未來政治藍圖

去年一時風起雲湧的學運,像是在一道擋在台灣人眼前對政治想像的牆上敲開了一個缺口,讓台灣人對政治未來看...

【基進觀點】從狹利之死思想南榕之死

2015年 1 月 7 日,法國政治諷刺周報《狹利周刊》(Charlie Hebdo)遭到3名蒙面槍手闖入位於巴黎市區的總社...

《談潘維剛的殖民者嘴臉》

從台灣史來看,台語作為台灣民間社會共通語有一、二百年之久,「國語」則是晚近才進來台灣的語言,這是為什...

【打狗吹水】太陽花運動的震幅:自己的工作自己救?(上)

當大家都在為廷神無影手煩憂的時候,其實有很多更重要、更有意義、更為正面的新聞,都被忽略… 是...

【基進觀點】拒絕門檻 飛越鳥籠民主

由於國民黨惡意阻擋人民行使公投權利,打造了現行門檻超高的「鳥籠公投法」,歷次全國性公投皆無法通過。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