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求主權獨立 落實台灣國籍】


【追求主權獨立 落實台灣國籍】文 / Nick Orange
 
為何必廢中華民國憲法,為何拒投國民黨、親民黨、新黨 、民國黨...只要不肯表態支持台灣獨立,都不必投給它們!
 
中華民國護照沒有用已經是半個世紀的事實了,瞧連鄧麗君要進出日本都嫌中華民國護照不方便而改用她的印尼籍護照!(註1) 從國際慣例或國籍法而言,鄧麗君持印尼護照入日本,所以應該是印尼人而非台灣人───在此重申一次,甚麼叫「身分的種族主義」,甚麼叫「身分的民族主義」差別就在這裡,不因一個人的外貌或其他先天 條件,只認其「國際身分證件」,這就叫「身分的民族主義」*(nation:其實根據現代nation-state原理,應該理解為「身分的國民主義」或 「國籍主義」)───此處中文用「身分的民族主義」是要凸顯一個文化翻譯與認知的扭曲。
 
例如林書豪或那位拿到美國聯邦法官的女士是持美國護照的美國籍,就是美國人,而非台灣人,這就是身分的民族主義。若憑其先天條件如外貌*(或後天被教育強 迫的語言)指認其為「中國人」這叫「身分的種族主義」(Identification with Race),例如中國政府即將要通過,全世界華人不論國籍都可以領「海外華人救助金」這就是「天朝種族主義」的擴張,又如國民黨強配所有台灣人都要承認自 己是中國人,這也是「身分種族主義」的經典例子。
 
所謂的台灣民族主義或台灣獨立是要建立一個「不以」先天血統*(比如甚麼漢人或中國人或中華之類) 外貌而施加不同政治經濟政策的「國民國家nation state」,是一個建立在「公民」平等的Civil Rights 之上的nation state ─── 這沒有甚麼了不起,因為歐美日早已是這樣的國家,但台灣卻遠不是建立在Civil Rights 的國家,而是一個被中華民國(憲法)所殖民的島嶼,目前的憲法是以「中國」、「中華法統」為精神延續其統治合理性,並不是以入住台灣的「台灣住民」之永續 發展為精神。
 
由於台灣社會被教育得很扭曲,戰後文化學術又是國民黨中華主義入職,以致台灣社會根本誤認甚麼叫「民族主義」,對Nation的翻譯也根本是斷章取義而沒 有該字的歷史脈絡,導致把Nation扭曲成Race。統派高唱「巍巍大中華」「中華民族」事實上都是一種「種族主義」的擴張,從血統種族擴張到語言種族 *(比如對本來不說Mandarin Chinese的東土耳其斯坦、土伯特、蒙古、華南不計其數的少數民族)將他們一律同化或從血緣與文化上消滅,這無疑就是「中華種族主義」,國民黨朱立倫 因為慣於既得利益與買辦身分,也跟著該黨大唱「中華the one」─── 我相信無論是他本人、或廣告代理商,都不知道:在台灣史的語境下the ONE 就是中華種族主義───無知製造出消滅異文化的制度,這不打緊,還反而顛倒黑白,用政策劫掠社會資源、甚至個人。
 
以鄧麗君的例子來看,大家都知道,中華民國是國際上不承認的國家,日本的國籍法沒有中華民國,所以在過去入境很麻煩,當時很多有點錢的台灣生意人都拿印尼、 菲律賓、馬來西亞等護照,因為這些國家護照在當時相對好取得(只要有點錢),所以都拿東南亞國家護照進出日本。但,當時國民黨政府也抓準這一點,對這些人 與已私下勒索,比如把勞軍所得全數充功,表面上是藝人的愛國行為,但事實上是,若不捐出,就以你持外國護照一事大做文章,輕則不准入境返鄉、重則以匪諜懲治,當年許多設籍在本島的藝人或商貿人士的「愛國捐款」實際上是受勒索而不得不的。
 
有人常說那些都是過去了,現在的國民黨民主化了不會這樣───這是無知。國民黨如果民主化何必懼怕廢除中華民國憲法改國名為台灣!國民黨如果民主化,何必對中國協商事事瞞著社會,只由少數傾中人士暗地進行!國民黨如果民主化,媒體為何不肯鬆綁,國民黨如果民主化為何行政司法軍方全都在其中華意識形態的掌控下!國民黨如果民主化,為何還動員最強大的意識形態機器全面對台灣人洗腦,讓台灣人認為自己是中國人,強調與中國統一的重要性?
 
1月16日 你不只要唾棄 國民黨、還要唾棄親民黨、民國黨、新黨、信心聯盟……你可以不投民進黨,但一定要投給長年深耕於「政治民主化」、「主權自主化」、「經濟成果在地化」、 「社會自由化」的 「基進側翼 ×台聯」(選票雖然沒有列基進側翼,因為今年基進側翼與台聯合作,希望能團結台灣主權法理化追求者的力量,為此台聯也做出誠意,由基進側翼總召 陳奕齊(新一) 列不分區立委第一名、由音樂學者 顏綠芬列第二名,請支持 台灣團結聯盟 × 基進側翼 進入國會,清除中國白蟻,為台灣的主權自主、與在地社會發展提出RADICAL的重建的改革。
 
註1. 1979年2月テレサ・テン“偽造”パスポート入国騒動

原文引用:https://goo.gl/EWpOaP

活動訊息

基進政策與論述類別

搜尋類別




作者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