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進觀點】再論周休政策爭議:從台灣「工資」結構談起


「一例一休」所帶來的爭論,方興未艾;尤其,當政策通過之後,便是實際執行的層次。於是,資本家或財團,紛紛出來批判此一政策所帶來的成本提升與不便,更恐嚇此舉將招致中小企業因成本疊高而陷入困境。同時,民生相關的中小型服務業,也藉機一片「漲聲響起」,是藉機調漲,還是真的因例休假新制不得不為的成本反映,倒是值得深究。
 
不論如何,由於「一例一休」的討論期間,進步公民突然個個皆成為台灣勞動問題專家,網路也陷入道德站隊比進步的反智氛圍中,並限縮討論的深度與廣度,讓原本可藉由「周休二日」修法爭議,以為一次難得的全台勞工意識啟蒙之「大型勞教」之機流失,僅留下誰出賣與誰挺勞工的印象 (註一) ,殊為可惜。此外,這一次的周休修法爭議,至今也鮮少將勞動問題與困境背後的「結構」層面,納入探討。據說,智慧女神的夜鷹,總在黃昏時起飛;基於此,在當前周休立法爭議落幕後,轉變為執行落實面的爭議之際,或許值得吾人可從不同面向,重新挖掘台灣勞動問題的結構難題與根源。
 
事實上,「一例一休」政策開始上路之後,引發民生飲食業的漲聲不斷,也有不同服務行業放話將減少周末的開業時間云云。姑不論,此些恫嚇聲浪是否合理恰當,但此些聲音其實終讓吾人知曉具體的「勞動權益」問題,可能會「牽一髮,動全身」,而牽動行業或產業的經營,並據此讓總體經濟結構產生連動。立基於此種認識,「勞工」條件的惡化或改善,除了個別勞動政策之外,往往還有政經結構等面向必須考慮。例如,一國之產業保護政策,儘管常是右派思維,但卻可能會發揮緩解國內產業招致的市場競爭之苦,進而產生該產業從業受雇者的勞動條件;於是,以「產業」為著眼的政策,難道不也是一種攸關「勞動條件」的政策嗎?!
 
工資結構中的微觀面
 
因此,若從「工資」的結構面向談論此次休假方式之爭議,其實也相當值得吾人深思。首先,就微觀而言,台灣經濟體的發展,長期是倚靠「廉價勞工」的優勢,打造成「國際代工平台」。尤其,隨著西方七零年代的經濟危機,西方國家的公司遂把「製造部門」以訂單方式外包亞洲新興國家,在商品鍊上側重掌握「品牌與市場」兩端,一舉割除惱人的製造部門和高企的勞動力成本,進入「後工業化」的社會中。
 
以「廉價勞工」搶奪訂單的台灣,許諾給勞動者的夢想,便是終有一日將可以搭上訂單代工廠家的列車,脫離被剝削的命運,而實現「黑手變頭家」的階級翻身想望。然而,當時候高勞動強度的加工出口製造業,為了穩定由於超高剝削率所帶來高勞工流動率,導致生產秩序可能受到缺工之干擾,台灣的「薪資結構」便出現各種彈性名目,作為捕捉「勞動力」確實有效給付的手段工具。同時,固定薪資與彈性薪資構成每月的薪資,但由於彈性薪資佔每月薪資比例不低,導致台灣勞工常得以延長工時方式,取得「彈性薪資」(如加班費、生產獎金、績效獎金、各項加給、年終獎金…等)的狀態。端以「年終獎金」的功能而言,即可視其為年度性的工資延遲給付,以為確定該勞動力的一整年的安定性;這也是為何,年終獎金完之後,緊接著便是跳槽換工潮。
 
因此,台灣受雇者手中那份過於「精瘦單薄」(mean and lean)的工資,以及彈性工資佔固定工資比例太高的狀態,往往也是讓台灣受雇者「理性地」選擇以長勞動工時換取高一點的工資。例如,筆者在加工區工作的朋友抱怨,同仁們最在意的是景氣不佳導致加班機會縮水,造成「薪情欠佳」,而不是一例一休的休假方式。
 
此外,台灣「精瘦單薄」的工資,其實除了有上述「微觀個體」的薪資結構的層面之外,在總體上,若以「家庭」為範疇計算,其實台灣超過半世紀的經濟發展模式,真可謂是「長工時血汗式」的典型。此次例休假爭議,可謂是針對法定「勞動工時」的一種鬥爭,更是企圖透由法定工時縮減與休假方式,來解決台灣年度總工時過長的問題。
 
工資結構中的宏觀面
 
其實,當前年輕人苦於工資過於精瘦單薄,間接導致婚育率屢創新低,而有生不起、養不起、住不起….等之抱怨。因此,台灣雙薪家庭的提昇,甚至生育率的世界最低的頭銜,某種程度除了台灣女性自主意識提升與崇拜中產階級不受小孩牽絆的生活風格影響,促使台灣社會的「頂客族」(DINK,"Dual Income, No Kids".)群體增加之外;事實上,總在世界墊底群中低盪徘徊的生育率,是否也是一種縱使是「雙薪家庭」,依舊難以支撐小孩的「生、養、育」開銷的無奈表現呢?!
 
事實上,根據2014年的統計資料,台灣女性勞參率的年齡層25-29歲有88.8%、30-34歲有80.6%、35-39歲有74.5%、40-44歲有75%。換言之,在25-44歲此一女性生理婚育年齡段,台灣女性勞參率一點也不遜於相同年齡層的西方先進國家的女性勞參率,此究竟是台灣性別平等與女性自主意識已在青壯女性群體趨近西方,抑或是上述雙薪家庭都難以養兒育女了,遑論傳統單一「頭家/賺取麵包者」(breadwinner)之家庭模式,早已不足以支撐起「家庭」運作的經濟基礎了呢? 
 
記得,小時候父親朋友來訪,若遇父親外出,應門的母親定會用台語跟對方說「Gún thâu--ê bô-tī-leh。」隨著長大之後,才知道「thâu--ê」即是「頭家」之意,理當可類似於英文「賺取麵包者」(breadwinner)的意思。事實上,「一個頭家養全家」(breadwinner model),通常鑲嵌著一種父權大男人家庭模式的想像,畢竟「賺取麵包者」(breadwinner)的內建刻板印象,必定是男性為主。後來,隨著性別意識提升,此種男人為賺取麵包的保守與退步的頭家想像,在女性勞參率提升後逐步走入歷史。
 
根據2014年的資料中的25-44歲之齡,大致是1971-1990出生者;而這幾年台灣實質工資的倒退落點,通常是在1998-2000之間。以行政院主計處調查為例,2016年上半年的實質平均薪資,倒退至2000年之實質薪資水準。換句話說,兩相對照之下,可以發現1971-1990年出生者,其踏出社會的年代,剛好是台灣實質工資停滯不前,甚至「倒退」的最直截受害者,尤其年齡越年輕者。
 
傳統上,資本主義本身乃得力於父權基礎以為永續潤滑;尤其,資本主義需要「翌日勞動力再生產」(女性家庭無償勞動照顧男性外出勞動力,讓勞動力在隔天仍舊可精神飽滿地接受剝削),以及「隔代勞動力再生產」(女性生育照料下一代勞動力),如此帶來資本主義的永續「發展(剝削)」。設若,傳統上的「一個頭家養全家」的概念,指涉的是所謂一份工資,理當是一份足以「養家育兒」的體面工資。
 
果若如此,那麼台灣雙薪家庭的日益普遍,除了有女性自主意識推促之外,在當前實質工資不斷倒退的現狀下,是否也說明著,若以「家庭」為計算單位,家中一位勞動者出賣勞動工時已不足以支撐起家庭運作,而必須由家中兩位外出勞動者方得以支撐起家庭運作。
 
因此,從歷史演變觀之,伴隨著「Gún thâu--ê」此一字詞的逐漸消失,過去台灣半世紀的經濟發展,其實是一種讓台灣受雇勞動者工資日益精瘦單薄,出售家中的一名勞動工時早已不夠維持家庭開銷,而必須擠壓家中第二名勞動力至勞動市場中販賣才行。從一名勞動者的勞動工時支撐起家庭的運作,延長成兩位勞動者方能支撐起家庭的經濟基礎,此乃上述指稱台灣過往半世紀的經濟發展模式,無異於是一種「長工時血汗式」的經發模式。
 
事實上,長工時往往是為了彌補低工資的表現。那麼,此次工時跟周休方式的爭議,其實也應該讓台灣社會認真設想,過往「一位頭家工資養全家」的模式,為何隨著經濟日益發展,竟然倒退成「兩份工資兩個頭家」還可能生養不起的窘境呢?「工資」為何日益精瘦單薄呢?西方工會運動者提出的「家庭工資」(family wage or living wage for family),難道不該是一份辛勤勞動與工作後的「工資」內含嗎?
 
再者,若我等唯恐呼喚「家庭工資」概念,可能一併將傳統「男性頭家」(male breadwinner model)的封建性給召回,那麼如同荷蘭專攻勞工研究的教授耶勒維瑟(Jelle Visser)所提及的荷蘭式「一人半頭家模式」(one-and-a-half earner model),是否是一個可欲,且可兼顧性別平等與家庭需求,且不讓資本主義將工資壓抑到兩個頭家的工時才能支撐家庭的地步呢?荷蘭式的「一人半頭家模式」(one-and-a-half earner model):家庭中一人半工作收入即可支撐全家,另外半個,可兼顧家庭跟社會交往。至於,誰是家中全職或兼職,其實是可按照家庭雙方情況商酌。同時,所謂「半個工作」,無異是將完整工作機會進行分享(job sharing),此舉不僅可降低失業率,並可避免長期失業者退轉成怯志型失業者(discouraged workers);同時,已邁入老年化社會但遲遲無法完善的照護體系,將因這半個照護人力的供給,而得到局部的緩解呢。
 
儘管,荷蘭的「一人半頭家模式」有其歷史性的意外跟條件,台灣或許難以複製此些條件。但藉由工時跟休假政策修正引發難得的討論之時,或許也是該深入地考察跟探討台灣勞動問題的結構困境,以及長期可以施力或尋求突破的可能性呢。我總認為,「周休二日」方式所招徠的爭議,其實是一個可以引發更全面與深入討論台灣勞動問題的絕佳機會;畢竟,屬於「傳統社會運動/社會議題」系列的勞工問題,在台灣社會科學界早已鮮少人聞問著墨,若能藉此引發社會關注帶出更多的研究投入,或許對未來早已成為難治沉痾的台灣勞動問題,可能還會有一絲絲找到緩解的機會啊?!不幸的是,隨著「一例一休」的塵埃落定後,當時大力批判「一例一休」為出賣勞工的進步青年公民,可能興趣早已往下一個議題挪移了吧?!至於,百病叢生的台灣「勞工問題」,應該就如同洗三溫暖一般,議題當紅時,討論者門庭若市;議題退潮後,「睬你都傻」般的門可羅雀囉?!哀!!
 
註一:參見筆者《個別精算之外的「勞教想像」?》
http://blog.roodo.com/aurorahope/archives/60056020.html
註二:本文同步刊登於極光電子報No.540

活動訊息

基進政策與論述類別

搜尋類別




作者其他文章

【基進側翼 陳奕齊 - 新一的第二次民主改革工程主張 —— 序言】

【基進側翼 陳奕齊 - 新一 的第二次 #民主改革工程 主張 —— 序言】   對於...

【基進側翼陳奕齊(新一)的第二次民主改革工程主張之二 —— 破除中國國民黨殖民統治框架的解殖工程】

【基進側翼陳奕齊(新一)的 #第二次民主改革工程 主張之二 —— 破除中國國民黨殖民...

【基進側翼陳奕齊(新一)的第二次民主改革工程主張之三——轉型正義工程】

【基進側翼陳奕齊(新一)的第二次民主改革工程主張之三轉型正義工程】   前文提及,台灣民主發展過程缺...

「『兩岸/兩國』監督條例」,急不急?!

2016的國會,媒體與社會目光都在看;畢竟,這是史上泛藍集團首次在國會淪為少數的新國會。因此,執政的民進...

【始終一幅香羅帕,成也「寬容」敗「寬容」?】

【始終一幅香羅帕,成也「寬容」敗「寬容」?】文 / 陳奕齊(新一)   <話說前頭> 宜真姐說總編說...

【基進觀點:個別精算之外的「勞教想像」?】

【基進觀點:個別精算之外的「勞教想像」?】by 陳奕齊(新一)   這半年來,由於勞基法周休二日的工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