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03李雨蓁媒體投書自由廣場《16年前的8月3日》


◎ 李雨蓁

 

八月三日,在台灣歷史上有其特殊的意義。十六年前的今天,陳水扁總統首次以台灣人民直選總統的身分,於東京舉辦的世界台灣同鄉會年會的視訊談話上公開主張:台灣和對岸中國,一邊一國的立場。在當時的談話中,還有另一則同樣重要的宣示:如果有需要,台灣現狀的改變要公民投票。無論外界事後如何詮釋,都至少同意這是李登輝總統「特殊國與國」關係的再進化,可視為一項重要的里程碑。

假若對照台灣今日的現況,我們更能察覺其重要性。綜觀台獨運動史即可理解,這項主張之所以新穎並非出自於內容,而是來自其發言的身分。我們都熟知,台獨和自決建國的政治方案,最早從二二八事件之後就開始有人提出,再到一九六四年彭明敏的〈台灣自救運動宣言〉,以及海外台灣獨立建國聯盟的倡議和島內隨本土化運動興起的「新國家運動」。我們可以說,這些長達五十幾年、體制外的政治倡議,終於在當時成為體制內主導者或本土政黨願意公開採納的訴求。對真正的台獨倡議者或支持者而言,我們對本土政權執政的期待,不就是公開抗中、捍衛台灣的主權,並反對凌駕在台灣之上的這個(中華民國)體制?

然而,從當今全面執政的蔡英文政府的種種說法和表現,近乎倒退了十六年並且似乎想要阻止台灣人民想要獨立當家作主這麼簡單的渴望。只因為他們告訴我們,現實上有許多不便說出口的「難處」,所以不隨意更動或改變現狀才是比較「務實」的做法,台獨只能默默做不能說。面對中國種種強勢打壓雖表示強烈的抗議,但依然選擇自稱中華台北或中華民國這種自欺欺人的稱謂。這些都是吾等無法接受或納悶不已的事,為何台獨不能默默做也大聲說呢?

台灣要成為一個真正獨立自主的國家,不能沒有人民意志和認同的集結,也不能沒有國際社會和大國從旁的奧援,但更不能沒有一個願意清楚公開主張台灣新共和的政府。台灣價值不是拿來自我標榜的口號,而是必須具體採取行動才能守護住的價值;民進黨的黨魂如果不是只剩選舉和派系考量,也請切記正名台灣和公投是民進黨曾經主張過的事。

(作者為基進黨中央評議委員)

活動訊息

最新消息類別

搜尋類別




作者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