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進政治報】第35期:誰該來服照顧役?一個女性主義觀點的兵役論述


■主席放送局  ◎陳奕齊 

主席放送局

「不可以向上看,我一直覺得向下看就能得到幸福。可是我受夠了。這真的是幸福嗎?我一直在想別開玩笑了?難道你們不覺得奇怪嗎?一出生自己的人生就被注定了,難道這不奇怪嗎?連時薪九百五十日圓的生活都不了解的人,不要開口閉口市民的幸福了?自負責任?別開玩笑了。雞蛋再怎麼努力都不會是牛排。我想要吃真正的牛排。不要再假裝幸福了,讓我們去得到真正的幸福吧!」

 

  基進之友平安!

  最近在朋友催促下,勉強擠出時間去觀賞了《大佛普拉斯》電影,裏頭基層小民的面對生活跟結構的無奈,讓人頗感窒息與哀傷。這讓我想起,最近正在播出的日劇《民眾之敵》中的一句台詞:「很多事情即使自己再怎麼努力也無濟於事吧;而我認為想辦法處理這種情況的人,就是政治家」。

  政治本來就不該如此複雜與骯髒的;不過就是處理一般百姓遇到的各種無奈罷了。然而,現實的政治卻離此一微小的企求,竟如此的遙遠;遑論在《大佛普拉斯》中的政治人物的再現,卻是那種加深人民無奈的結構的一環。

  不論政治人物標舉的宏大的理想為何,想方設法地把加諸人民生活中各種莫可奈何的結構給鬆綁解開,理當是參與政治的基調。然而,如果這份心情是每一個入政者的初衷,但現實的政治遊戲規則卻無情地把我們給排除在外,這即是我一直大聲疾呼的問題,平凡但有理念的人們,早就在當前此種花大錢選舉遊戲規則之下,沒錢、沒背景、沒法養樁腳、沒大品牌政黨加持的我們,早就給徹底地排除在外了。此刻的我們,都是被體制排除在外的人們啊!(註一)

  因此,我們的無奈在於,當我們體認到必須要有人願意想方設法地鬆綁人民生活中的各種莫可奈何之時,我們卻無法輕易入政,對當前早已經成為人民無奈一部分的政客取而代之。面對無奈,我們總是除了徒呼負負的嘆息之外,什麼事情也做不了;但是,基進入政,就是要向世人高喊著,停止吧,停止莫可奈何的嘆息吧,那就撩下去改變它吧!把政治給奪回來吧!把政治遊戲規則給改寫吧!要搶奪目前將我們給排除的政治遊戲規則,不能單靠寥寥數十位的基進幹部,真的亟需全台上千位基進之友的各種奧援。

  最後,跟各位基友分享日劇《民眾之敵》中的一段發言:「我高中退學,父親沉迷於賭博,母親是一位不檢點的陪酒女,生來就該高中退學。所以從十七歲起就拼命工作。當然,有時候也幾乎要崩潰。可即使如此,我也想要得到幸福。然後,結了婚,生了孩子,終於得到幸福了。時薪九百五十日圓就很幸福了。我的兒子,會把煎蛋捲想像成牛排來吃。不可以向上看,我一直覺得向下看就能得到幸福。可是我受夠了。這真的是幸福嗎?我一直在想別開玩笑了?難道你們不覺得奇怪嗎?一出生自己的人生就被注定了,難道這不奇怪嗎?連時薪九百五十日圓的生活都不了解的人,不要開口閉口市民的幸福了?自負責任?別開玩笑了。雞蛋再怎麼努力都不會是牛排。我想要吃真正的牛排。不要再假裝幸福了,讓我們去得到真正的幸福吧!」

  真的,讓我們去追求真正的幸福吧?不要再用小確幸的麻痺所佯裝的虛假幸福啊!

  註一:關於當前政治遊戲規則排除一般人民的詳細分析,請收看《民視台灣學堂—新一政經塾》10/16、10/23、10/30、11/13播出的節目。

基進之友

歡迎加入《基進之友》

《民視台灣學堂——新一政經塾》補課請按連結。
用政治經濟學的角度,分析台灣的困境,共同找尋一種,基本又進步的改革可能,重新建立大眾的獨立思考精神。


基進看時事

■誰該來服照顧役?一個女性主義觀點的兵役論述

「我們已經明知道服兵役本質上是一種短期剝奪個人自由以追求國家安全的手段,我們沒有任何正當的理由支持『女性可以享受國家安全,卻不必犧牲短期的自由』,如果我們拿生產當擋箭牌,那麼按照邏輯說起來,所有育齡女性都應該服至少一次『生產役』,這難道就是合理的嗎?」

 

文|蕭良嶼

  前衛生署長楊志良上個月提出「女性應服一年照顧役」,以解決長照、幼照人力不足的問題。此論點一出,遭到不少反駁與質疑。首先,討論女性納入徵兵對象必然要以「恢復徵兵制」為前提,台灣社會是否已準備好接受重新回到徵兵制?再者,楊志良以什麼論據斬釘截鐵地認為女性「必然天生適合服照顧役」?他是否僅是膚淺地觀察到現今負責進行「情感勞動」、「親情外包」的勞動者以女性居多,所以想當然耳的認為只有女性適合照顧長者與幼兒?

  台灣應該恢復徵兵制

  為了釐清以上問題,我們應該先討論:台灣是否應該恢復徵兵制。而我以國族主義女性主義者的身分主張:台灣應該恢復徵兵制。必須澄清的一點是,我確實知道服兵役對大部分台灣男性而言都是不愉快的記憶,許多人都曾在封閉的軍事環境中,受到不人道的對待,更有甚者,在軍營中喪失生命。因此,我主張的不僅是恢復徵兵,同時還有國軍的整體改革。

  志願役軍人有目共睹的腐敗、包庇、虐待,必須進行從頭到尾的改革。然而,以國家觀點言之,首先,唯有透過重啟徵兵制,方能在少子化的趨勢中繼續提供足夠的基層軍事人力。此外,徵兵制也反映出我們身處的政治現實:台灣持續受到鄰近強國的威脅,若不像瑞士、以色列一般認清自己特殊的地緣政治,並且時刻為戰爭做好準備,必然會自取滅亡。

  女性應該加入徵兵行列

  除此之外,我更主張基於義務平等,女性應該加入徵兵行列。許多論者以為,女性有懷孕的機能,因此不用當兵,已屬平等,然而此一觀點大錯特錯。首先,當兵是法定國民義務,但繁衍後代不是。其次,懷孕生產就其「製造更多未來的男性軍人」功能而言,或許確實也對國防有幫助,但這是建立在一個虛浮的假設上:這些空想而未存在的「未來國民」是男性,會多於一人(亦即潛在的母親會生產至少一個男性後代),而且能活到服兵役。在少子化的現狀下,完全不切實際。

  與其期待這些空洞的假設在十八年後實現,不如就現有的健康國民,無論男女施予恰當且人道的軍事訓練,才是保障國家兵源穩定的方法。

  兵役種類應多元化

  現代戰爭型態已經與上個世紀大有不同,比起傳統肉身作戰,我們更需要現代戰爭技巧取向的軍人。如果能用無人機遠端轟炸敵營,為什麼要派人類飛行員親身去轟炸?如果能利用駭客取得敵軍資訊,癱瘓敵國關鍵裝置,為什麼要真的近身廝殺?

  也就是說,軍人的體能固然應該具備一定水準,但已經不應該是最重要的訓練目標。國防役與研發替代役某方面而言,就是因應此一變化產生的改革,但是很明顯的並沒有達到軍事效果,只不過圖利政府意欲扶植的科技產業而已。除此之外,有鑑於現代戰爭中不需要那麼多肉身殺敵的軍人,一般替代役也應運而生。一般替代役就其規劃用意,「本來就應該包括協助長照與幼照」。因此,楊志良在發言之時,應該是疏忽未注意到「照顧役」不是什麼新發明,只是替代役服務類型的一種。

  軍人政策改革中,應該讓役種多元化真正落實,並且確保其真的有助於國家安全。而從以上分析看來,不僅一般兵役,包括研發替代役、一般替代役,其實都有女性國民參與的空間,而從平等權觀之,也沒有女性不需參與的理由。

  為什麼女性應該支持兵役平權

  千萬不要誤會我天真地認為當兵不痛苦,我明確知道當兵很痛苦,而且不僅來自於喪失自由,還來自於軍事體制內人謀不臧、劣幣驅逐良幣。但我在此想要呼籲其他女性正視兵役平權的理由,正是在於:(1) 我們已經明知道服兵役本質上是一種短期剝奪個人自由以追求國家安全的手段,(2) 我們沒有任何正當的理由支持「女性可以享受國家安全,卻不必犧牲短期的自由」,(3) 如果我們拿生產當擋箭牌,那麼按照邏輯說起來,所有育齡女性都應該服至少一次「生產役」,這難道就是合理的嗎?

  如果你認為軍事環境太腐敗,請投票選出願意改變、有能力改變的政治人物。

  如果你反對徵兵,請提出維持募兵卻還能保持國家安全的作法。如果你支持徵兵,請思考女性也加入兵役,貢獻體力與科技能力,以及替代役軍人無分男女,加入長照、幼照行列的可能性。


■【基進黨對行政院「勞基法」鬆綁修法芻議】

 


圖說:1968年德國工會慶祝一百週年紀念郵票。

  在行政院長賴清德承諾11月提出「一例一休」政策修法版本後,行政院於30日傳出擬由「鬆綁七休一」來作為新修法版本的主要方向。勞基法規定「勞工每7日中應有2日之休息,其中1日為例假,1日為休息日」,不過並未說明「例假怎麼排」,先前因此出現「七休一」之解釋令,規定2例假應相隔6個工作日,若徵得工會或勞工同意,例假則可挪移,演變成可連上12天班。小英政府上任後,另以新函釋廢止舊函釋,並規定2例假間最長就是6天,規定「一例一休」則意外引發爭議,此次修法擬對此放寬。
 
  由於台灣勞動問題,除了有其資本主義發展路徑下的普遍面向,也有超過九成以上為台灣中小企業此一特殊性衍伸的在地問題,更有過往威權發展路徑下,受雇者普遍以「流動跳槽」(exit)取代「發聲抗議」(voice)的慣習累積,導致工人結社基礎薄弱化,造就集體性勞工力量無法在勞動條件治理上扮演角色….等等。眾多問題的加乘,導致台灣勞動問題難有簡單之解方;若在經濟上揚期,勞動條件劣化問題尚可由「流動」進行緩解,但若遇經濟衰頹狀態,勞動條件劣化問題,就相當難解。
 
  於是乎,原本「勞動基準法」作為台灣所有受雇者勞動條件基底鋪墊的作用,在台灣的作用,往往變成幾乎沒有結社的受雇者,唯一具備官方認證的最高勞動標準,君不見,過往台灣企業在徵聘之時,常會以「本企業遵守勞基法」作為標榜。事實上,若勞基法是台灣每一位受雇上班族本該享有的基本款,拿來說項標榜即是相當諷刺的事情;換言之,這正表示違反勞基法,是台灣企業日常罷了。
 
  基於此,基進黨借用此一鬆綁修法爭議的機會,嘗試提出一些對台灣勞動條件劣化根本性解決的可能想像。當然,我們反對行政院此刻再度把「勞基法」休假政策進行粗糙的鬆綁,對於「一例一休」才上路沒多久,我們認為可以先把「一例一休」政策上路後的複雜加班費計算進行重整簡化,但不宜在此刻重新對「七休一」的政策進行鬆綁式修正,此舉只會重啟先前「一例一休」制定過程中的非理性對立,同時落國人對小英政府「朝令夕改」與施政粗糙的口實。在勞動條件持續劣化並讓受僱勞動者痛苦不已的當口,行政院的休假與工時彈性化鬆綁提議,都將加深受僱上班族受剝削的程度,而對提升勞動收入或條件沒有多大實質幫助。
 
  如果小英政府真的想對台灣勞動條件劣化情形做成解決,那麽認真地重新思考勞動問題治理機制的再造,才是負責任的執政黨該為之事。誠如已逝的政治哲學家Iris Young所言:「想像力的本領,是把「它是什麼」的現實經驗轉化為「它可以是什麼」的可能性投射;想像力可以解放思想,並形成理想與規範」。面對台灣日益崩壞的勞動問題,需要新的治理想像,歷史的鐘擺讓第一次由民進黨全面執政,小英政府不敢擺出清楚姿態面對中國的逼近,但至少必須在內政治理機制的再造上,進行破與立的實踐。
 
  新的勞動治理想像:「社會經濟委員會」的建構?
 
  誠如上述,台灣經濟發展遇到結構瓶頸,因此勞動條件劣化問題即會凸顯。事實上,政府對於休假政策鬆綁的配套,是希冀「工會」或「勞資協商」此一機制能夠強化,由工會或勞資雙方取得符合該行業勞動特性的彈性調整,此一方向正確,但放在台灣當下特殊的現實上,卻有可能害死勞工。
 
  首先,工會或勞資協商,在工會或勞工組織率、工會與勞方弱化的基礎上,往往會成為資方說了算的背書。因此,民進黨政府期待勞工或工會能夠在勞動問題治理上扮演角色,而毋須事事都由政府藉由一部勞基法來規範,在現階段的狀態下,是不可得的。
 
  換言之,在單一企業內部的勞資協商、抑或工會組織率或代表性不高的勞資兩造團體協商,目前的情形下,對受雇者可能反倒加劇勞動條件劣化。然而,若民進黨政府是真的期待受雇者可以擺脫單方面「受害或受剝削者」的角色,成為治理的一個行動主體,則民進黨政府或許不妨學習二戰之後的荷蘭社會重建的制度重構。
 
  二戰之後,經濟破敗、百廢待舉的荷蘭,再加上冷戰形成,重新提出一種「社會夥伴」(social partner)的概念,並期待能夠擺脫二戰之前「勞資對抗」氛圍濃厚的狀態,以免冷戰之下,共產主義集團有機可趁。於是,荷蘭政府在一九五零年成立一個「社會經濟委員會」(The Social and Economic Council of the Netherlands (SER)),分別由勞資政三分代表組成的三邊架構(tripartite structure)的委員會(註1),由此委員會將勞工與攸關產業的社會經濟政策,送給政府進行諮詢。內閣並據此委員會的諮詢,進行社會經濟相關政策的形成與制定。
 
  當然,勞資政三邊的架構,有濃厚的「階級妥協」之嫌疑;但為了台灣能從經濟的結構性瓶頸狀態中,勞動條件若持續劣化不僅將加劇社會不安,同時在台灣過往工會或勞工組織率不彰下,勞工結社意識薄弱的基礎上,要期待「勞資協商」帶來共識,取得勞工認可,實是緣木求魚。
 
  然而,若所謂「勞資政」的三方平台能夠上升到類似荷蘭的「社會經濟委員會」高度的三邊架構中,則讓雇主與受雇者都能在此一社經委員會中兩造對等中,進行協商,此舉至少可擺脫當前勞方團結度不夠而弱化的現實上,「勞資協商」往往等同於是資方意見的橡皮圖章之困擾。此外,對於勞方而言,在類似三邊架構的制度上給予勞方同等地位,可逼迫受雇者為了增強自己在此一架構制度中的代表性,而回過頭去進行強化受雇者團結的組織性工作。再者,對於政府而言,如果勞方的聲音可以在政策形成與治理過程中表現,則將有助於政策形成與治理的穩定度。
 
  從政府再造進行示範展演?
 
  很早以前,基進黨一直主張台灣既然是民主轉型國家,民進黨全面執政之後,其實應該開展政府制度的重構,打造符合民主政府的制度運作。例如,先前基進黨提出公務體系再造的方向,其實便是要將公務員與政府關係從前現代性的「銓敘恩給封建制」轉型成現代化的「勞資關係」,並由擔任公務員雇主的政府,帶頭跟身為雇員的公務員工會進行「勞資團體協商」,確認公務員的勞動條件,而非繼續沿用中國古代皇帝跟愛卿間的「封建銓敘」關係確認公務員的勞動條件(註2)。
 
  此外,對於台灣民主轉型過程中,第四權的媒體再造,基進黨提出的電視媒體第四權社會化再造方案中,也是以「勞資政」三邊平台,引進各種可能受到媒體影響的「利害關係人」(stakeholders)制度性列席,以媒體社會化而非過往那種只有著眼於媒體產權公共化的媒體再造方案(註3)。
 
  此二者再造路徑的思考,其實都是想展演示範一種讓「勞資」雙方協商談判作為新治理制度運作的表現,並提供給台灣各產業勞資雙方參考效法。
 
  最後,若政府真想要「勞資協商」能成為勞動條件治理的一個主要環節,那麼鼓勵「產業工會」跟鬆綁當前不能跨縣市的「職業工會」限制,是主要得考慮的方向。工會運動除了「勞工團結力量大」的唯心特性之外,資本主義社會的運作中,便是透由勞動力市場運作,讓勞工為了彼此競爭工作而導致勞動力變得高度商品化。因此,從物質與科學主義的面向來看,工會運動(trade unionism)常會有一個特徵,即是著眼於降低「勞動力市場」的競爭程度,抑或不以「勞動條件」為表現的競爭,來降低勞動商品化的程度與惡果。
 
  換言之,將「某勞動力市場」會彼此競爭的勞工團結起來,制定業內或該勞動力市場內「共同的規範標準」是一個阻止資方利用勞工彼此競爭工作,導致勞動條件下滑的做法。因此,把不同公司但處於彼此競爭的企業籌組起來的「產業工會」或同一職業工種集結起來的「職業工會」,其實是我們應該思考的方向。
 
  最後,誠如國際歌裡頭所言,「從來就沒有救世主」,期待國家跟政府能夠善心大發的來保障受雇勞工,這在選舉得花大錢跟倚靠資本家捐輸的台灣社會中,可能不切實際。因此,勞工團結才是最終的根本,工會就是團結的結晶,同時更是鬥爭屬於自己勞動條件最主要也是最佳的工具跟靠山啊!

 

註1:The Social and Economic Council of the Netherlands (SER) 
註2:《新一政經塾:第01集 軍公教的政治調薪運動》 
註3:想想論壇:《讓我們重新補課(下)


■基友逗陣行 

基友逗陣行

高雄活動

‧【50年前的今天,後勁溪歷史回顧】

時間:2017/11/16 (四) 19:00

地點:高雄市楠梓區翠屏里活動中心 2F

講師:黃暉榮(港都社大)

主辦:高雄好過日 X 港都社大

台南活動

‧【南方文化論壇|第二季| 島上的神|第一場】​

《台灣宗教的哲思底蘊》

【講者】陳玉峯 (成大台文所教授)

【時間】2017 / 11 / 04 (六) | 15:00 - 17:30

【地點】台南政大書城 (台南市中西區西門路二段120號)

【報名表】點此報名

台灣的宗教,彰顯各個民族的色彩、精神,在這個島嶼上相互影響卻又各自獨立。宗教信仰鑲嵌著島民的哲思,受到島上政治、經濟、地域……的影響,隨著時間走過而變遷。在府城,巷弄廟宇就如同便利商店一樣密集,經常看到的王爺、媽祖各自帶著什麼樣的歷史?高大聳立的佛寺又蘊含多少俗世的智慧?高聳的玉山啊,乘載著多少布農與鄒族的寄託。

讓我們透過陳玉峯教授的演說,一窺台灣宗教的哲思底蘊,一同了解島嶼上最日常的信仰。


台北活動

政治作為一種志業獨立台灣.百年堅持:史明歐吉桑生日分享會

歡迎您這個週日(11/05),在史明前輩的生日會活動上,來基進黨的攤位來了解這一路上我們做過了什麼,而未來我們要走什麼樣的路,來分享我們想要打造什麼樣的國族、起造怎麼樣的國家。

如果您跟我們一樣,
一樣認為這個未來要大家捲起袖子一起來打造的,
請務必來與我們聊聊。

基進黨的大門,永遠為您敞開。

史明前輩生日會活動詳情:《獨立台灣.百年堅持:史明歐吉桑生日分享會》
 

【台北事務所常態活動】

 

桌遊夜

【時間】 2017年 11月3日、10日(五)19:00 - 22:00

【地點】 基進黨(基進側翼)台北分部|台北市中山區龍江路412巷9號1樓

【附註】 每周五晚間7至10點都有桌遊夜

 

法律諮詢

【時間】 2017年 11月8日(三)19:00 - 21:00

【地點】 基進黨(基進側翼)台北分部|台北市中山區龍江路412巷9號1樓

【附註】 諮詢需要預約時間,預約請私訊基進黨台北分部粉專,或致電0955-955-836

  

★基進之友需要你的加入,歡迎定期定額捐款支持!★

捐款給基進

捐款系統公告:

1. 單筆捐款請按〈連結〉。

2. 定期定額捐款請先閱讀〈捐款流程〉,再下載〈紙本授權書

3. 全年無休皆可使用──【郵政劃撥帳號】基進側翼政團政治獻金專戶 42324441

歡迎加入基進之友https://goo.gl/IvvF4B
 


欲訂閱本電子報,請點此加入基進之友
投稿/建議/沒收到本報,請來信基進政治報編輯部 radical.newsletter@gmail.com

活動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