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進政治報】第36期:勞工運動非此即彼的謬誤


■台灣勞工現狀專題■  

(本期主席的話休息一次,因為去錄反罷免黃國昌委員的影片了)

壹‧勞工運動非此即彼的謬誤

▲左為荷蘭20世紀初期勞工運動海報,右為台灣日治時期臺灣的第一個全島性工人運動組織照片。

文|基進編輯部

  今年(2017)十月,基進黨對行政院「勞基法」修法此一議題即已表達明確的態度:「反對」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再次修改才新上路的勞基法,並點出基進黨認為勞工議題最關鍵的一環,在於建立跨產業聯合工會,令過去因明顯勢力不對等而徒具虛文的「勞資協商」成為可能。

  台灣正面臨嚴峻的勞動環境困境,此一事實無人能夠否認。許多政治和社會運動團體直接迎擊政府提出的議程,於「工時」與「休假」議題上進行衝撞。就啟迪民眾勞權意識層面而言,確實也具有價值。但工時、假期天數這些數字,能否換算成勞工「不過勞」、「幸福」、「安全」、「有尊嚴」的承諾?在沒有跨產業聯合工會的現況下,是極度難以想像的。

  如此簡單明確的立場,竟能直接遭到曲解成「贊成政府修法」,顯示的恐怕除了閱讀能力不佳造成的誤解之外,還有對於勞工運動狹隘無比的想像力。勞工運動是長久的戰役,絕非一蹴可幾。而狹隘的想像力則會讓同樣都是左派的政治團體彼此浪費時間在互相抵消力量,絕非人民之福。

  在一個健康而正常的社會環境中,知識分子應該要能夠接受與理解,同樣想要改善勞工環境,同樣反對資本家剝削,針對一樣的社會問題,所採取跟主張的解決問題途徑「可以」有所不同。並不是沒有每天在粉絲頁上打卡、話聲反對工時延長,就表示支持剝削。而將同樣反資方壓榨的盟友斥為敵人,則是徒然親痛仇快、愚不可及的幼稚舉動。

  我們同樣呼籲關心台灣社會問題與勞工權益的任何一位讀者,應該警覺到有些特定人士長期以來過於執著在分裂同為左派的勢力,而忘了努力尋求彼此共通的社會關懷,這樣錯亂又失焦的行為對台灣整體來說是有害的,不應助長其氣燄。

  無法以開放的心胸想像不同的勞工運動與勞工政策,從而封閉自我,拒絕了不同團體之間對話與合作的可能,始終是政治及社會運動的硬傷。此文與其說是要再次證明基進的左派立場,不如說是想藉由基進遇到的誤解,點出勞工運動中常見的問題,並讓我們再次叩問:「勞工運動如何可能」。

 

延伸閱讀:

進一步了解基進的勞工運動立場


貳‧把左派論述的發聲權奪回獨派的手中!

「如果你真的在社會運動場合待到最後,當鎂光燈全都散去,最後留下來的人是誰?他/她們信仰什麼?你會發現幾乎都是獨派分子。這個社會最堅定的左派,最後證明都是獨派。你更該注意到,參與社會運動的性別結構已經改變。青年獨派女性的力量不可小覷。獨立從來都不是與左派互相衝突的訴求,獨左不相容的觀念是錯誤的,這世界上唯一跟左不相容的信仰是『統』。」

 

▲  英國維多利亞時代女性社會主義人權運動者Ethel Snowden撰寫的書籍內頁。

文|蕭良嶼

  「獨左不相容」,是個常見的迷思。但它究竟有幾分是真實,幾分只是刻板印象?

  台灣曾經有個時代,「左統」是個看似時髦的選項。但這個時代,隨著代表性人物的退場,早就一去不復返。對現在的青壯年世代來說,真正的差別只在於「獨」與「左」在他們心中哪個放在前面。「獨」代表著對於中國強權的抗拒,捍衛民主自決的精神,這不只是某些人眼中僅涉及民族主義和國家認同的問題,我們主張獨立,不是因為我們「被分類」成是漢人、閩南人、原住民或者客家人等等,這些身分標籤都只是其次,真正的核心在於我們是自由人。基於這樣的信念,我們追求在同一個社會中的每一個成員,全體得到真正的自由,儘管其中有些成員迄今都還覺得不自由的生活沒什麼問題。當我們說「愛台灣」的時候,我們的意思是「要讓台灣人得到自由與幸福」。不然,這種愛就只是壓迫跟一廂情願的愛。

  而「左」,精確來說意指「社會主義」的傾向,也就是對於社會中人與人之間平等、基本尊嚴的重視與追求,如果說「獨」的終極目的在於建立自由的國家,「左」的終極目標就是讓國家進步、幸福。沒有哪個腦袋正常的人喊建國,是想要建立一個有錢人壓迫窮人、雇主壓迫勞工、政客壓迫人民的國家的,因為這樣的國家就完全不能體現上述的「自由」的理念,自然也沒有拼命去建立的價值。也就是說,沒有了「左」的信仰,「獨」的終極目標是不可能實現的。更重要的是,左與獨事實上沒有必然的先後順序,只要能夠徹底剷除殖民政權的餘孽,左與獨大可以同時進行。

  社會運動的地景已經改變

  那麼為什麼左與獨經常被操作成為對立?一方面或許是政治上鬥爭彼此貼標籤方便,另一方面也是因為廣義的獨派迄今都太過謙讓,不夠積極爭取社會主義相關議題的發言權。我的親身觀察是這樣的:如果你真的在社會運動場合待到最後,當鎂光燈全都散去,社運明星的直播都結束,你去攀談看看最後留下來的人是誰?他/她們信仰什麼?你會發現幾乎都是獨派分子。這個社會最堅定的左派,最後證明都是獨派。

  你更該注意到,參與社會運動的性別結構已經改變。青年獨派女性的力量不可小覷。我還無法提出學理上的解釋,為何自反服貿運動之前、洪仲丘事件開始,社會運動參與者的「身分組成」地景已經劇烈改變,但我有義務指出並且提醒的是:社會運動正在改變,已經改變。我不知道這會帶著台灣走到多遠的地方,但絕對是一個不能輕視的因子。

  因此,如果你還抱持著陳舊的想法,認為獨左不相容。你應該拋棄你的想法,去接觸同溫層以外的世界!獨立從來都不是與左派互相衝突的訴求,獨左不相容的觀念是錯誤的,這世界上唯一跟左不相容的信仰是「統」。

  統與左才是真的不相容

  為什麼真正與「左」不相容的是「統」呢?首先,中國已經完全不是社會主義國家,在可預見的未來,也沒有變成一個社會主義國家的可能。它是一個極度變形的資本主義惡夢,信仰「左」的人,如果還對中國心有期待,表示若非對於「左」的內容不夠理解,便是對於「統」的內容不夠理解。只要一個問題就能打趴任何號稱「左統」的人:「你對北京撤除低端人口有何看法?」

  「愛台灣」只是一句話,即便事實上不愛的人也能輕易說出口。它具體有何內容,實際上如何執行,才是重要的。「我信仰左派」也是同樣的道理。別在空洞的口號上自我設限,如果你要一個真的自由幸福的國家,你必須左,你必須獨,沒有第二條路。


參‧1204勞基法修正的場外觀察

文|基進編輯部

  12月4日勞基法修正草案在包含勞團在內的許多群眾抗議之下初審通過。已過晚間十點,立法院外仍有群眾聚集不散。勞團透過擴音說著:「一個月後(二讀)再來。」但人群不受勞團指揮,依舊徘徊不去,警察依然戒備。

  面對優勢警力,抗議民眾其實不可能再做什麼,但也不甘心如同勞團說的那樣離去。自從賴清德院長宣布勞基法將再修正之後,諸如此類的抗議事實上經常發生。而若到現場親身觀察,會發現除了勞團之外,也有不少自發性的群眾,他們有些人帶著台獨旗,彷彿在提醒被執政黨遺忘的諸多事情。

  對於這類的抗爭訴求,我們有一些親身觀察與建議: 

  (一)勞團內容一再重複的短講,不過就只是在說「勞工很辛苦」,這是大家都清楚的事實,因此恐怕未能增進自發性到場群眾對情勢的了解,只是造成疲乏。

  (二)自發性群眾的到場,顯示了勞工權益與公民參與政治意識的上揚,就整體社會長遠而言,是好的發展。對於政治參與的想像,不應局限於立法院內的黨派鬥爭攻防,而應將「立法院外」的公民也納入考量。反對修法以求保障勞工,是他們內心的真實。

  (三)草案無論如何初審還是通過了,如何讓這些無處可去,也不服從於勞團指示的公民不感到白忙一場,徒勞無功,消耗了他們願意為社會正義付出的熱情,則是件困難的事。

  最終這群人決定集體移動,徒步走到總統府外繼續和平抗爭,並在那裡被動接受驅離。照片中顯示的就是最後一群人在總統府外的樣子。

  政治選擇取決於想像的廣度

  在台灣的情勢之中,人民經常感到沒有力量,不可能改變什麼。或者誤以為不依附任何一個大黨,就找不到堅定的立場與方向。但事實並非如此,身為比檯面政客更愛台灣的我們,仍有選擇,仍有想像上的出路。

  我們必須要說:「把人民那份再怎麼努力也無濟於事的無奈,想方設法解決的人,才是真正的政治家跟政黨應該思考與實踐的。」

  基進一直認為,在台灣面臨資本主義經濟全球化,以及中國崛起跟進逼的時刻,同時中國對台的各項滲入,也躲在經濟整合跟市場開放跟一體化的腳步中。 

  因此,在如此外在政經情勢的壓力下,如何透由「新治理機制」的建構,把問題引導到更好的方向,縱使當前我們暫時性輸了一場修法戰役,但未來卻要連本帶利的贏回集體性的勞動權益的提升。

  二戰之後,面臨著共黨可能利用經濟破敗滲入的情景下,同時戰後荷蘭經濟百廢待舉,為了避免意識形態對立讓荷蘭經濟重建陷入困境,荷蘭政府在1950年創設一個以勞資政為基礎的三邊「社會經濟委員會」,形成荷蘭的社會、經濟、產業與勞動政策,並擬送內閣形成政策形成的基本草案。後來,此種機制的精神,被稱之為「社會夥伴」。

  此種創設,是一種新的治理機制;如此,荷蘭遂慢慢往社會福利國度的方向邁進。一開始,此一機制的創設,常被激進左翼跟社會主義份子,視為是一種「階級妥協」,出賣工人利益,但經過幾十年的運作,此一機制不僅讓荷蘭社會避免落入極端意識形態的對立與僵局中,而阻緩經濟重建的步伐,更讓荷蘭的社會福利得以隨著經濟發展而帶出更為公平的分配。荷蘭案例的提點,讓我們知道,真正影響勞動權益的政策,不只是勞動政策本身,更包含貿易政策、經濟政策以及產業相關政策。

  台灣過往以代工經濟體在國際分工中卡住位置,隨著中國利用經濟全球化而霸權崛起,且在馬英九任內的跨海峽雙邊經濟跟市場接軌的措施中,台灣面臨的難題困境,亟需具備政治領導力跟制度創設想像力的政治家,以大破大立的方式引領台灣跨過當前的各種困境。

  民進黨政府,台灣人民真的再也受不了中國國民黨這個「離地」政黨的惡搞,因此人民把選票在2014、2016連兩次集中給了民進黨,實踐徹底的全面執政。拿出政治領導能力,利用治理制度的創設,讓台灣社會中的每一個夥伴都能參與台灣的重建。作為一個執政黨,難道不該是在這個高度,思考台灣真正的未來嗎?
 

延伸閱讀:

進一步了解基進的勞工運動立場


■基友逗陣行 

基友逗陣行

高雄活動

‧【順著你的腳步–耀伯《鹽水大飯店》讀書分享會】

【活動資訊】

時間:12/10 週日 10:30-12:30

地點:高雄市立總圖書館 3F 階梯閣樓

講者:

陳增芝|鹽水大飯店作者

戴乃聖|家屬代表

陳奕齊|基進黨黨主席

陳柏惟|青年政治工作者

李欣翰|青年政治工作者

王勝弘|抗爭運動同志

特別來賓:陳菊|高雄市長

主持:顏銘緯|基進黨發言人

台中活動

‧【2017世界人權日《多元&尊重》踩街&園遊會】​

【時間】 2017年 12月10日(日)12:00 - 18:00

【地點】 國立臺灣美術館對面美術園道

【連結】 點此前往

【附註】 邀請您和台中基進之友會一同踩街,請致電0953-102080

台北活動

【台北事務所常態活動】

 

桌遊夜

【時間】 2017年 12月8日、15日(五)19:00 - 22:00

【地點】 基進黨(基進側翼)台北分部|台北市中山區龍江路412巷9號1樓

【附註】 每周五晚間7至10點都有桌遊夜

 

法律諮詢

【時間】 2017年 12月6日、20日(三)19:00 - 21:00

【地點】 基進黨(基進側翼)台北分部|台北市中山區龍江路412巷9號1樓

【附註】 諮詢需要預約時間,預約請私訊基進黨台北分部粉專,或致電0955-955-836

  

★基進之友需要你的加入,歡迎定期定額捐款支持!★

捐款給基進

捐款系統公告:

1. 單筆捐款請按〈連結〉。

2. 定期定額捐款請先閱讀〈捐款流程〉,再下載〈紙本授權書

3. 全年無休皆可使用──【郵政劃撥帳號】基進側翼政團政治獻金專戶 42324441

歡迎加入基進之友https://goo.gl/IvvF4B
 


欲訂閱本電子報,請點此加入基進之友
投稿/建議/沒收到本報,請來信基進政治報編輯部 radical.newsletter@gmail.com

活動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