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進政治報】第37期:拆除中正廟─空間解放論述的荒謬


■主席放送局  ◎陳奕齊 

主席放送局

「我們必須避免當年美國麥卡錫主義時代的亂扣共諜帽子;但是,包括『共諜』在內的各種滲台中國白蟻的確相當嚴重,畢竟,連最新一期的《經濟學人》周刊都以『尖實力』(Sharp Power)為名,指出中國此種專權國家,利用各種管道方式對外國強加其的意願與民意操控。」

 

  基進之友平安!

  最近王炳忠事件,揭露出過去基進一直呼籲的「中國白蟻」問題的冰山一角。更有甚者,民進黨立委也在談話性節目指出,根據國安局調查,台灣至少有五千名共諜,甚至包括調查局也有共諜。

  我們必須避免當年美國麥卡錫主義時代的亂扣共諜帽子;但是,包括「共諜」在內的各種滲台「中國白蟻」的確相當嚴重,畢竟,連最新一期的《經濟學人》周刊都以「尖實力」(Sharp Power)為名,指出中國此種專權國家,利用各種管道方式對外國強加其的意願與民意操控。

  如果,連西方國家都已意識到中國「尖實力」的威脅時,按常理而言,台灣勢必是中國「尖實力」的重災區。以王炳忠中諜證人事件為例,突然間冒出一些政治人物或進步青年,說要注意「偵辦人權」,說人民有「不愛國的自由」等說法,企圖以「黑龍繞道」的方式,轉移社會理當警惕「中國白蟻」肆虐的焦點,不論有意或無心,其混淆視聽的失焦客觀效果,反倒證明一種左右「頭腦」來帶領民意方向為表現的中國「尖實力」,在台灣早已相當普遍。

  首先,中國人的確有不愛台灣的自由,但是請買機票到世界上已經存在的中國,去成就中國人的認同;但它們沒有傷害台灣人民築就自己認同、以及傷害我們家園的自由。如果為了自己的愛中不愛台,而傷害我們的自由,那就是我們的敵人。據說,有「進步公民覺青網紅」認為,破中華民國立台灣跟引進中國天朝一統台灣都是破壞「中華民國」,兩者其實是一樣的道理。當這枚覺青網紅發此言之時,表示他/她在前提上已事先確認「中華民國」存在的「合理性」與「正當性」。

  網紅覺青其實忘了一件事情,「中華民國」的存在或許有其「道理」,但不一定「合理」;畢竟,類殖民狀態怎麼會被認可為合理呢?再加上,在民主化過程中,如果在台灣土地上人民想要築就完成屬於大家共同可以認可的新認同,怎麼可以把這一份新認同基礎建構的國族容器,跟把一個已經存在的「中國」來併吞、消滅我們築就新認同,並以其為基礎的容器之行動,放在同一個天平上呢?

  「中國」早已經存在,飛過去、游過去,成就認同,跟共同生活在一塊,想要一起築就以這份台灣認同為國度者,根本無法均質且對稱的對待。

  我們必須小心與正視,台灣號稱進步的力量,執著於自己的內政道德價值高標,這不是不好,而是這些把自己道德高標視為唯一標準的作法,讓想要內政改革又左右不定的小英政府陷入泥沼之中,並產生民意滿度流失的正當性不斷鬆動的效果,中國跟滲台的中國白蟻問題,便會趁著早已無暇他顧之際,繼續嚙食台灣的根基。

  台灣面臨中國滲台、威權殘餘、以及內政社會崩壞,真正的「進步力量」,必須思考的是一種能夠相較顧及整體與全面的制度再造,並以此逼迫小英政府往那方向去,這才是真正值得託付的進步力量。台灣不是需要第二個本土政黨而已,而是第二個比民進黨更加本土與獨性堅強的政黨,唯有如此,方能在政黨競爭過程中,把政治光譜的座標軸往新共和的彼岸方向挪移而去。

  畢竟,經過李登輝跟陳水扁的執政,原本以為前威權殘餘會在民主化與本土化過程中,蛻變為本土政黨,直至馬英九威權復辟,並將台灣大舉推向中國虎口,讓我們經歷多麼痛的領悟,理解到「和稀泥」、「準一下」的鄉愿態度,以及沒有層次感的「真相」跟「和解」,是開不出真正玫瑰色的民主鞏固的花朵。於是,基進認為必須做出一個政治價值跟主張上的決斷:那就是根本上否定中國國民黨此一外來離地威權政黨,必須先被裂解滌清,並進入更生程序清理之後,才能獲得重生參政的機會。

  既然身為「公民」或「公民團體」,或者自己標榜的「進步力量」的政黨,那麼理當理想標準更高才是;既是如此,這些宛如八十分的價值進步力量,無法容忍民進黨政府的五、六十分,為何會選擇跟中國國民黨這個二十分都不夠格政黨合作?根本就是媚俗的投機醜態主義者!

  職是之故,回歸到原點,王炳忠事涉中諜案件的焦點跟警醒即是:真的要認真設想對治中國白蟻的問題!至於,偵查人權的問題,那就是感謝提醒,台灣辦案偵查必須更文明、更人性。但首先必須做起的對象並非王炳忠,而是請警察不要在路上看見人家「形跡可疑」,或形容帶點枯槁,便懷疑人家有販毒或藏毒,要求停車並打開車子檢查啦?!連這點人權都做不到的時候,我實在懷疑,可以開直播四十分鐘等待律師到來的王炳忠,有「特權」了!

  

基進之友

歡迎加入《基進之友》

《民視台灣學堂——新一政經塾》補課請按連結。
用政治經濟學的角度,分析台灣的困境,共同找尋一種,基本又進步的改革可能,重新建立大眾的獨立思考精神。


基進看時事

■拆除中正廟:空間解放論述的荒謬

「但是,『中正紀念堂』遠遠不是『不義遺址』,而是『威權象徵』。不義遺址之所以需要保存,是因為它是策蘭筆下『空中的墳墓』:國家暴力固然於此陰詭施加,於此大規模滅絕,但也『見證』了無法見證的苦難,更是無論任何暴力都無法加以撲滅,人性幽微之光閃現之處。」

 

文|蕭良嶼

  據說創校目的是培育黨國政治菁英的政治大學有個「中正圖書館」,入口處曾經有一座用紅龍圍欄圍起來的大型蔣介石端坐銅像。近幾年來,由於開明派學生的多次抗議,以及不堪校外人士的惡搞「騷擾」,政大校方做出了一個「開明」的「空間解放」決議:拿掉紅龍圍欄,改置吧台式座位,同時,蔣介石的銅像被完整保留下來。於是,如果你在中午時段進入圖書館,就會看到這樣的場景:學生們在蔣介石銅像週遭若無其事地用餐、聊天與小憩。

圖說:政治大學蔣中正像,「空間解放」前。

  在拆除中正廟的議題上,「空間解放」論述的荒謬就縮影在這個場景中。年初,台北市長在被問及相關議題時曾經表示,如果讓他來管,早就把中正廟的圍牆拆掉。這番看似豪氣的發言,其實完全誤解「威權地景清理」(landscape cleansing)的轉型正義政治議程。

  空間解放派認定,對象徵威權不義的建築物來說,「拆除」並非唯一選項,「保留」亦有其正面意義,例如在德國與東歐前共產國家中,象徵國家暴力的集中營、收容所或者祕密警察辦公處所等等,經常被改建成人權紀念場館,而不是直接拆除。

  但是,「中正紀念堂」遠遠不是「不義遺址」,而是「威權象徵」。不義遺址之所以需要保存,是因為它是策蘭筆下「空中的墳墓」:國家暴力固然於此陰詭施加,於此大規模滅絕,但也「見證」了無法見證的苦難,更是無論任何暴力都無法加以撲滅,人性幽微之光閃現之處。

  不同於不義遺址,「威權象徵」代表的是另一種權力運作模式,它細膩地將威權符碼,以看似無害的方式,滲透到人民的日常生活中,讓人民「習慣」有獨裁者頭像的貨幣、「習慣」領袖的砥礪警句、「習慣」一條條用元首名字命名的街道等等。

  「威權象徵」的權力運作,不需要創造一個法權秩序之外的「例外狀態」,好把人送進集中營或收容所,它只需要裝出無害的模樣,靜靜地側身在你我左右,隱藏在日常生活中。因此,「空間解放」撤除紅龍圍欄,拆除圍牆的思維,事實上不過複製當初威權象徵植入的思維。「空間解放」不會改變任何東西,甚至,它讓人民更習慣威權符碼的存在:看,現在政大學生,不是已經很習慣圍在蔣總統身邊用餐,圍在蔣校長身邊小歇了嗎?

圖說:政治大學蔣中正像,「空間解放」後。

  更明確地說,在中正紀念堂轉型的議題上,如果不堅持「去蔣化」的基本理念,即便「拆除」並非唯一選項,但中正廟主建築的去蔣化,卻是無法迴避的關鍵議題。至於其他諸如是否不再販售兩蔣商品、是否取消儀隊交接,甚至於拆除圍牆等,其實都是非常邊緣,完全沒碰觸到重點的「轉型」。


基進人物誌

■基進人物誌|所有的困境,都像台灣


受訪|王映心

撰稿|蕭良嶼

  採訪那天是平安夜,王映心穿紅呢格子的長褲,裝束得整整齊齊,略顯侷促地與我寒暄。當然我們談到她如何下定決心辭掉全職工作,投入參選活動,也談到年僅二十六歲的她,是如何從完全對政治一無所知,直到經歷太陽花運動,參加台北基進見面會,乃至決定參選。

  但我最好奇的卻不是這些,當然她認同基進三大主張,當然她想要台灣獨立建國。但我想問的卻是:「你出社會之後還有沒有穿過裙子?」

  她楞了一下,說:「這我還真的不記得有沒有。」

  上小學之前,王映心喜歡裙子,喜歡打扮成公主,讓家裡造訪的叔叔阿姨伯伯抱著她,牽著她的手,讚美她就像是童話中的小公主。大人們買禮物給她,買衣服給她,做什麼都稱讚她,直到媽媽的房地產事業一蹶不振。「叔叔阿姨都不來了,再也沒有人說我像公主,於是我發現之前的都是假的,我不是自己想像中的那個樣子。」王映心說,「只不過是小學一二年級的年紀,我的人際關係就陷入很大的挫折。感覺同學也不接納我,我認為打扮成公主的那個我已經失敗了,必須另找出路。」

  這是她從此不再喜愛穿裙子的開端。這個人生故事伴隨著一些更黑暗的危機,「媽媽的脾氣也變差了,應該說,媽媽的個性本來就比較暴躁,只是以前她事業順利,是家中經濟支柱的時候,大家比較會忽略她其實有如此不好的一面。」

  經濟困境會把人不好的一面都帶出來,王映心笑笑的說。

  媽媽會暴打她跟弟弟,爸爸只能視若無睹。直到很久以後,幾乎是長大了之後,她才意識到:「原來這樣是不正常的。」原來家庭可以不是這樣的,原來忍耐跟順從不是唯一的解答。

  我覺得她好像不是在說自己,而是在說一則寓言故事。王映心高中畢業旅行的時候全班去香港,她跟同學找不到路,就問一個香港的年輕人,對方親切的帶她們去要去的地方,還坐下來一起聊天。

  「那時候我問她,覺不覺得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她說『是』。我聽了心裡很不服氣,覺得怎麼會這樣想。」王映心說,那時的她完全不了解台獨或者台灣意識是什麼,她只是覺得,台灣是台灣,中國是中國,因此希望香港人也該這麼想。但卻得到意料之外的答案。

  「我就是討厭人家一天到晚說台灣多壞多壞,中國多好多好。中國再好再強,我也不會變成中國人。台灣如果不好,為什麼不努力讓她變好!」她說。「我真的很討厭媒體一天到晚拿中國來貶低台灣。我討厭人家說台灣沒有自己的文化所以只能發揚中國文化,我討厭人家說台灣沒有值得驕傲的地方。因為我就是台灣人,如果我一點都不喜歡自己所屬的地方,這不是很矛盾嗎?」

  王映心說她加入基進活動,是因為新一不僅點出了她之前感到困擾的國家認同問題,還提出了可行的解決之道。但除此之外,我認為她內心真正的希望,是讓台灣人重新為自己作為一個台灣人覺得驕傲。

  因為她是這樣開始選擇中性打扮的:「我在想…小公主路線的那個我已經失敗了,所以我很想建立另一個自我形象,你知道嗎?一個完全不一樣的,這麼一來…也許我能重新得到其他人的愛。久而久之,這個新的自我,也變成了真正的自我。現在這樣穿很自在。」

  「重新得到其他人的愛」這句話讓我忽然理解到,王映心的個人故事如何與台灣的敘事息息相關。穿著中華民國的衣服,假裝自己是炎黃子孫的那個台灣,已經被宣告失敗了,沒有國家要做她的朋友。但她究竟做錯了什麼?她沒做錯什麼,她只是在演一個不是自己決定的角色,穿著一襲原本人人稱讚的豪華衣服。那衣服是別人給的,最後卻吞噬了她。

  就像台灣一樣。

  所以,要去找出讓台灣重新建立自信的機會,那就是重新被愛的機會。這是我從王映心身上學到的事情。

 


■基友逗陣行 

基友逗陣行

高雄活動

‧【邀請基友免費看電影《衝組》】

日期:2018年01月01日(週一)

時間:19:00

地點:喜滿客夢時代影城 高雄市前鎮區中華五路789號

連結:點我了解!

 

台南活動

‧【基進黨台南黨部開幕】​

感謝您長久以來對於台灣價值的堅持,以及對基進黨(前基進側翼)的疼惜愛護。基進黨是唯一扎根南方的年輕第三勢力,堅持以打造一個新國家為目標,並期盼以此走出台灣政治新的道路。

府城為台灣意識最濃厚的城市,傳承前輩所留下來的台灣精神,基進黨期盼能在台南落地生根,集結更多志同道合的夥伴,在建國之路一起前行。

時間:12/30 (六) 10:30

地點:台南黨部|台南市南區府緯街88號

連結:點我參加


台北活動

【台北事務所常態活動】

桌遊夜

【時間】 2017年 12月29日(五)19:00 - 22:00

【地點】 基進黨(基進側翼)台北分部|台北市中山區龍江路412巷9號1樓

【附註】 每周五晚間7至10點都有桌遊夜

 

台中活動

‧【2020東奧正名連署活動】

【時間】 2018/1/1(一)15:00 - 17:00

【地點】 台中火車站舊站前廣場|台中市中區台灣大道一段1號

【連結】 點我參加

 

‧【今夜趣政治@台中】

【時間】 2018/1/13(六)14:00 - 16:00

【地點】 台中放送局|台中市北區電台街1號

【講題】 未定

【講師】 陳俊光(老皮蛋)|精神科醫師

【連結】 暫無

 


★基進之友需要你的加入,歡迎定期定額捐款支持!★

捐款給基進

捐款系統公告:

1. 單筆捐款請按〈連結〉。

2. 定期定額捐款請先閱讀〈捐款流程〉,再下載〈紙本授權書

3. 全年無休皆可使用──【郵政劃撥帳號】基進側翼政團政治獻金專戶 42324441

歡迎加入基進之友https://goo.gl/IvvF4B
 


欲訂閱本電子報,請點此加入基進之友
投稿/建議/沒收到本報,請來信基進政治報編輯部 radical.newsletter@gmail.com

活動訊息